香蕉视频app直播在线观看

..co,最快更新爱欲横流最新章节!

静坐在化妆台前,姜酒哀伤的看着镜中的自己:

才二十岁的她,风华正茂,可却成了家族内斗的筹码。

为了默尔顿生物科技,父亲丢了性命,大哥失去了健康的身体……而她呢,正在失去自由!

这一刻的姜酒,似乎有些后悔:为了去报答封林诺,而执意的生下了这对龙凤胎。

自己自私的把两个孩子带到了这个世上,却给不了两个孩子父爱和母爱!更给不了他们一个完整有爱的家。

当初的姜酒,只是想改变自己的命运!她想借力于封林诺……

可后来,她万万没想到自己竟然会真的爱上封林诺!

因为爱了,所以她不想利用他了!

她只想封林诺能念及曾经的感情,照顾好他们的孩子!

姜酒扯开束带,将紧裹的身体放松。正准确吸出有些发疼的母乳,便看到镜子里晃过一个身影。

她下意识的回头来看,竟然看到一个男人正侧躺在她的床上,目不转睛的盯着她看着。

清纯小萝莉居家室内可爱微笑卖萌唯美写真图集

“封……封林诺?……怎么在这里?”姜酒惊呼一声。

“我说过,在哪儿,我在哪儿!”

封林诺站起身来,缓步朝化妆镜前坐着的姜酒走近过来,看着正要泵奶的她,幽幽的叹了口气:“浪费了多可惜……咱们的儿子又喝不到!”

此刻的封林诺并不知道:他跟姜酒还有一个女儿!

姜酒给女儿取名叫No。中文名叫诺米。

“封林诺,留在这里想干什么?”

姜酒把衣服重新裹好,“以为这里是申城?还是以为这里是家?会死在这里的,懂不懂啊?”

“姜酒,我们连孩子都有了……难道不应该跟我说说的事儿?”

封林诺用双手按握住姜酒的肩膀,半认真半调侃的问道:

“今晚的宴会,应该是以相亲为目的的吧?把自己打扮得这么高贵漂亮,就是为了吸引那群伪绅士的眼球?跟我谈爱的时候可不是这样的……就知道拿个破球扎我!”

“封林诺,不用跟我扯这些没用的东西!赶紧离开这里!越快越好!”

姜酒知道封林诺多留在古堡里一秒,就会多一秒的危险。

“姜酒,可不带这么玩弄我的!”

封林诺没有要离开的意思,“撩了我,又睡了我,还给我生了孩子……还想身而退?怎么可能!以前是缠着我……现在该轮到我来纠缠了!”

上前一步,封林诺将抵触自己的姜酒紧紧的拥抱在了怀中。

“要么,跟我一起回去!一边养育我们的孩子,一边慢慢培养我们之间的感情。要么……带我去见母亲!我要当着她的面儿,跟求婚!”

“封林诺,疯了吗?”姜酒奋力的推搡开封林诺的怀抱。

“疯什么疯?”

封林诺有些愠怒,“今天不是已经在相亲了吗?很明显,我就是最合适的对象!不是么?”

“不行!”姜酒冷冷一声。

“为什么不行?”

封林诺嗤声冷哼,“难道我要眼睁睁的看着我孩子的妈妈嫁给别的男人?姜酒,考虑过我的感受么?”

“封林诺,想娶我是么?”

姜酒冷冷一笑,“想在这古堡里,跟我厮守一辈子?没有自由,任人摆布?包括我们的孩子!”

“对了,还要入股默尔顿生物科技……”

姜酒盯着封林诺那张年轻俊逸的脸庞,“说白了,就是找个摇钱树!还得埋葬自由,做默尔顿家族的上门女婿!”

封林诺先是微怔:没想到都二十一世纪了,竟然还能有如此的不平等婚姻?

关键这个傻妞竟然还要乖乖的去执行?

什么脑子?!

随后,封林诺便笑了,“条件不错啊……我完可以考虑的!”

只是封林诺的缓兵之计!反正他是不会独自离开的!至于怎么把姜酒给掳走,还得见机行事。

“封林诺,疯了吧?”

一听封林诺说完可以考虑,姜酒的情绪复杂了起来。因为爱,她不想让封林诺和孩子在这里受困一生;可她也不想自己和女儿被困在这里……

“暂时还没疯!脑瓜子清醒着呢!”封林诺捂了一下自己的肚子,“但我这肚子饿得实在是快要疯了!姜酒,先给我弄点儿吃的呗!或者告诉我厨房在哪儿,我自己去弄!早知道在晚宴上多吃点儿了!这几天

为了来找,茶不思饭不想的……看我都饿瘦了!”

或许这并不算是什么情话,但落在姜酒的耳朵里,却格外的甘甜。

被喜欢的男人惦记、牵挂,的确是一件幸福的事儿!

可是……

“先在这里好好呆着,我去给找吃的!”

姜酒当然不放心封林诺在默尔顿古堡里乱闯。万一被母亲发现了,又或者被大伯他们发现了,那就糟糕了。

“酒儿,辛苦了!”

目光落在姜酒的曲线上,封林诺狠狠的吞咽了一下。自从尝过姜酒沁人心脾的甘甜之后,便一直惦念着。

“别乱走!”

姜酒叮嘱一声。感觉到封林诺目光的炙意,她连忙用外套包裹好自己。

“放心吧,在哪儿,我就在哪儿!”

封林诺附身过来,在姜酒的脸颊上轻啄了一口,“酒儿,好甜。”

从孕育期到哺乳期,姜酒的胃口一直不好。但为了孩子,她每天都逼迫着自己如数吃下营养师提供的食物。

像今天这种说自己饿了,并主动来厨房要食物的情况,还是第一次发生。

女佣们也挺高兴的。她们都很喜欢古灵精怪的妮可小公主。

只有几个近身伺候姜酒的女仆知道姜酒刚在二十多天前生下了一对龙凤胎。听说其中一个男婴夭折了。

女仆帮着姜酒将餐盘端送到她的寝殿门口。

“给我吧。”姜酒从女仆手里接过餐盘,“一会儿我自己送去厨房,就不要进来取了!晚安汉娜。”

姜酒没让女仆进屋,自己端着餐盘走进了寝殿后,并用肩膀把门给顶上了。

“快吃吧……吃完了就走!”

姜酒把餐盘递给正在她寝殿里四下打量的封林诺,“一会儿我让迪卢卡送出去……别再来了!这里不是该来的地方!”

封林诺从姜酒手里接过餐盘,三下五除二就把一块肉排吃光了;然后才开始吃那些零星的肉块儿和蔬菜。

一旁的姜酒静静的看着封林诺狼吞虎咽着,忍不住的想到了被送去申城的儿子。

“封林诺,儿子还好吗?他喝奶瓶还习惯吗?”

封林诺抬起头,深深的凝视着姜酒那张因牵挂儿子而愁眉不展的脸庞。

“姜酒……我还是喜欢曾经那个拿个破球扎我的野丫头……”

那一刻的姜酒,美得古灵精怪;高冷范儿十足。

“骑着机车的,酷毙了!”封林诺伸手过来轻捏姜酒的下巴。

“那只是我的表象!”

姜酒吁了一口气,“现在的我,才是真实的我!拜金、奢靡……为了追逐众星捧月的高高在上生活,我连自己的儿子都可以不要!”

说出这番冷情的话时,姜酒的心是疼的。她不想给封林诺以念想,她只想他能平平安安的离开默尔顿古堡,回到他们孩子的身边。

“行了,别跟我玩自黑了!”

封林诺将吃掉了餐盘里的所有肉类,“无论是怎么样的女人,都逃不掉我的手掌心!”

随之,封林诺托起姜酒的下巴,让她直视自己,“我需要一个妻子,而我的孩子需要一个妈妈!这个人,非莫属!”

总能被封林诺不经意间的情话软了心!

“酒儿,要不想那么快进来婚姻的坟墓……我们可以先婚后爱的!”

封林诺捏了捏姜酒精致的下巴,“但至少,得给我这个机会!”

“封林诺,走吧!儿子需要!”

姜酒推下了封林诺,神情变得冷漠,“不能把我们的孩子推给母亲去带!”

“可我们的孩子也需要!”

封林诺捧起姜酒的脸颊,“姜酒,无论是不是真心喜欢我……又或者只是在利用我……都不妨碍我追求到!我相信自己有这个魅力和魄力!”

突然,沉浸在感动中的姜酒迅速的做出侧耳细听的动作。

“别出声!我母亲来了!”

姜酒朝封林诺做了个嘘声手势,然后朝衣柜方向指了指。示意封林诺先藏到里面去。

“我觉得我应该见见未来的岳母大人!”封林诺并没有要藏匿的意思。

“的冲动,会害死我的!”

姜酒怒瞪了封林诺一眼,“这里不是申城,更不是家!”

“那行……我先回避一下。择日再跟岳母大人好好谈!”

寻思着第一次见面就在别人女人的寝殿里,似乎有那么点儿登徒子的意味儿。

等藏好封林诺之后,姜酒立刻躺在了华丽的大床上。

“妮可……睡下了吗?”寝殿的门外,传来中年女人的询问声。

“母亲,我睡下了。”姜酒困乏着声调作答。

“母亲有事儿跟商量……耽误不了几分钟时间!”

听女儿说已经睡下了,中年妇女便将随从留在了门外,自己一个人走了进来。

这是封林诺第一次从衣橱门缝里看到姜酒的母亲。

一个端庄典雅的中年妇女。

浑身散发着贵族的气息,优雅得像不食人间烟火一样。她看向床上姜酒的目光,是慈爱的。跟平常的母亲并没什么两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