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蘑菇app入口

() “咦,老孙说的肖老师在哪呢?”

“讲台上那个姑娘不就是吗?刚才老孙就是指着她的。”

“这怎么可能!你没听老孙介绍,说老师叫肖文军,明显是个男的嘛,哪有女的教计算机的。”

“女的怎么啦,女的就比你差?”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说是,这丫头也太年轻了,怎么可能是清华的老师呢。”

“也许人家大城市的女同志会保养……”

众人议论纷纷,竟然没几个相信肖文就是孙民所说的培训老师。这其中,肖文的年龄是一个硬伤,人们对“it精英”的刻板印象也起了一定的作用。其实唐子风此前又何尝没有这样的想法,他总觉得,一个能当计算机老师的人,无论如何也应当是男性,而且应当是头发少少的那种男性,……别问他是怎么知道的。

“你们……”孙民岂能不知道自己的这些属下是在想什么,他自己此前也摆了乌龙,所以此时也不便指责下属们有眼无珠。可肖文就站在那里,所有的人都视而不见,这也太不给人家面子了。他向肖文递去一个抱歉的眼神,接着就准备向大家发飚了。

肖文拦住了正准备说话的孙民,她对孙民微微一笑,说道:“孙处长,您别急,大家可能觉得我年轻,有点不信任,这也很正常。这样吧,我先给大家演示一下cad制图的过程,相信大家的想法会有所改变的。”

“也好,也好,那就麻烦肖老师先给大家演示一下吧。”孙民连声说。

他知道肖文的意思,那是准备给大家露一手,把大家镇住。事实胜于雄辩,身份介绍得再多,不如手上露点真功夫,这是旷久不变的真理。再说,孙民自己对肖文的信心也不太足,他也想看看,这个年轻女孩到底能不能胜任这项工作。

负责调试系统的王俊悌上前打开了讲台上的电脑,又接通了投影机,把电脑上的显示投放到了讲台上挂着的大幕布上。

美女回到民国时美轮美奂

这一次,为了支持临一机的甩图板工作,二局也算是下了血本了。除了联想集团赠送的50台电脑之外,二局还从其他地方给临一机调配了一批机房外设,其中最贵的是两台a0幅面喷墨绘图仪以及一台投影机。时下一台hpdj600绘图仪的价格是5万元,一台3影机价格更是高达8万元之多。

最初,谢天成是不准备给临一机配投影机的,这东西即便对于中央部委来说都算是奢侈品。可他架不住唐子风在他面前叫苦,说要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完成cad培训,没有投影机根本就玩不转,总不能让老师一台机器一台机器地去指导吧?临一机甩图板的目的是为了完成西重的重镗设计,而这又关系到临一机的脱困大计。周厂长和他小唐在临一机吃糠咽菜,点灯熬油,只为完成局领导的重托,局领导连这区区几万元的设备都舍不得吗?

对于派周衡和唐子风去临一机的事情,谢天成多少是有些歉疚的,听唐子风说得这么惨,他最终还是牙一咬、心一横,指示计财处动用了一笔专款,帮临一机买了这台昂贵的投影机。

众人看到投影机开了,又见刚才被大家无视的那位年轻姑娘走到了讲台的电脑前,纷纷安静下来,等着看肖文的操作。他们隐隐意识到,这位年轻姑娘可能真的就是孙民所介绍的培训老师,至于她够不够格,那就看看她的操作再说了。

肖文其实并不是第一次出去做cad的培训了。在此前,图奥公司也曾请机械系的老师去给他们的客户做过培训,肖文一开始是作为老师的助手前往的,后来就有了独立授课的机会。她知道自己的性别和年龄都是硬伤,别人怀疑她的能力是很正常的。

不过,在京城做培训的时候,培训对象对她的蔑视不会那么强烈,更不会如此明显。临一机作为一家老牌的重工业企业,又地处三线城市,职工的观念的确是更陈旧一些的,看不起女性和看不起年轻人,都是正常现象。

刚才大家的鼓噪,肖文看在眼里,早憋了一股气。她在讲台的电脑前坐下,敲了几条命令,找到cad所在的目录,启动程序,然后便挥动鼠标,开始绘制一个零件。

所有的人都不再吱声了,盯着讲台上的幕布,看着肖文如何用键盘敲出一行行的命令,用鼠标调出一个一个的窗口,做着各种令人眼花缭乱的操作。为了彻底镇住这些试图小觑自己的大叔大妈们,肖文也是使用出了浑身解数,手速之快,让曾经在网游中千锤百炼过的唐子风都自叹弗如。到最后,投影机的刷新速度都已经跟不上肖文的操作速度了,鼠标掠过之时,在幕布上留下的是一道道残影。

“一个圆柱……”

“拉出弧形来了,我的天啊,这么方便……”

“这是要开孔吗?设计好一个孔,就可以贴到其他地方去了,六个孔,只需要画一次,这得省多少事啊!”

“快看,变成两个图了,这是左视图?”

“来了来了,俯视图也有了,我太阳的

,这也太省事了吧!”

“娘的,老子画了一辈子图,特喵是浪费时间啊!”

“别扯了,你会这个吗?”

“那不有老师吗?”

“服了服了,这丫头看着比我女儿还小,这计算机玩得……唉,人比人真没法比啊!”

“亏我刚才还觉得她肯定是来给老师拎包的,真是瞎了我这双狗眼了……”

众人一开始还只是窃窃私语,慢慢地声音就大了起来,情绪也越来越激动。大家都觉得眼前似乎是打开了一扇新的窗户,灿烂的阳光照起来,让人热血澎湃。

作为工程师,大家当然都听说过cad制图的事情,尤其是电技科的几个工程师,过去也曾在计算机上装过cad系统,尝试过制图。但不知道是因为术业有专攻的缘故,还是缺乏名师指点的缘故,他们画出来的图难看不说,操作上也是磕磕绊绊,丝毫找不出电脑制图的爽快感,觉得有这工夫还不如自己拿鸭嘴笔随便画画。

可现在一看肖文的操作,大家都跪了。原来画个图这么容易,原来画图能够有这么多技巧。随便敲个坐标,就能精确定位,而这过去是需要自己拿着三角板比划半天的。随便输个参数,零件的高矮胖瘦就能迅速变化,换到从前,画错了只能是撕掉重来,哪有这么容易的修改方法。

还有各种系统里预设的标准零件图形,只要调出来改几个数,就可以直接使用了,这岂不是说傻瓜也能搞设计了。咦,这个玩艺是计算器吗,怎么还能写公式进去,这是在算圆周的等分点吧,几条命令,部搞掂,等等,这丫头是什么妖孽啊,公式能记得这么熟……

到了这一刻,大家心里哪还敢对肖文有一丝轻视。人家软件玩得溜就不说了,做设计也是行家里手啊。她现在正在画的零件,大家看不懂是什么东西,但其中的设计原理大家是能看明白的,非常符合常规的设计原理,基本找不出什么破绽啊。

零件设计,不是随便画两个圆圈就行的,而是要考虑到诸如载荷、截面、抗磨损、加工工艺性等等方面的要求。同样满足一个功能的零件,有经验的工程师设计出来,能够最大限度地节省物料,减少加工工时,还能保证耐用。而换一个初出茅庐的菜鸟,就不定要出多少妖蛾子了。

在场的各位都是老司机……,呃,应当说是老工程师了,打眼一看就能够判断出一个零件的设计是否合理。眼前这位小丫头,拿驾照才几年时间?设计出来的图纸居然也能如此老道。莫非她是把一份现成的图纸背熟了,在这里给大家默写出来吗?就算是这样,至少人家的记忆力也是爆表的。

“好了!”

肖文画完了图,在王俊悌的指导下,把图形发往打印机打印缩略图。a0幅面的喷墨打印机速度慢且不说,打印成本也是让人咂舌的,肖文只是给大家做个演示,就没必要动这个神器了。

“哗!”

不等孙民号召,大家便自发地鼓起掌来,比刚才送给唐子风的掌声,又响亮了几分,而且经久不息。所有的人脸上都有一些激动之色,这其中既有观看了一场精彩表演之后的兴奋感,也有对于未来掌握cad技术的憧憬。如果说大家在此前对于甩图板这件事还有点将信将疑的话,如今所有的人都已经成为甩图板工作的忠实拥趸。看过如何用cad制图之后,大家觉得再拿鸭嘴笔一笔一划地绘图,简直是对生命的不负责任。

“不错不错,丫头,没给你爸爸丢人啊。”

秦仲年走到肖文身边,老脸笑得像朵雏菊。他拍了拍肖文的肩膀,发出一句感叹。

“秦叔叔过奖了。”肖文站起身,谦虚了一句。没等秦仲年反应过来,她又补上了一句:“不过,我爸爸用cad制图,就是我教他的。”

“呃……”秦仲年被噎了个够呛,好半天才讷讷地说出一句:“果然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我们这代人都老,未来的世界是你们的。”